第247章 龙庚寅陨落_医道宗师
海棠书屋 > 医道宗师 > 第247章 龙庚寅陨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7章 龙庚寅陨落

  龙庚寅的脸色显得凝重。

  藤木苍空他可以不屑一顾,但柳生归藏确是真正的高手。

  刚一交手,他便立刻察觉到了对方的实力。

  刀锋相交,柳生归藏面不改色,只是刀锋略有卷曲,而龙庚寅则感到半边身体麻木。

  他费力提气,才让身体逐渐平复下来。

  “想要我的刀,就看你是否有那个实力!”

  龙庚寅强忍疼痛,提气而起。

  他轻点足尖,迅速朝柳生归藏疾冲而去。

  柳生归藏面无波澜,眼中却满是轻蔑。

  “老家伙,身受重伤,已是强弩之末,何必逞强?乖乖束手就擒吧!”

  柳生归藏的目光锐利无比。

  龙庚寅提气时,明显触动了体内的隐疾,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然而,这一切动作太过短暂,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未曾料到,这些细微变化仍被柳生归藏捕捉到。

  “轰!”

  龙庚寅挥刀猛斩。

  柳生归藏几乎瞬息间便抬手迎击。

  两人的攻击再次碰撞。

  柳生归藏后退几步。

  龙庚寅在巨力冲击下颤抖,却没有倒退。

  他狠狠蹬地,不顾一切地向前扑去。

  手中的林刀,裹挟着无尽的恐怖气势,席卷而来,冲击不止。

  每次与柳生归藏交锋,他都会被迫后退几步。

  几番较量,柳生归藏已退出十数米之遥。

  然而,他的脸色依旧淡漠,仔细看,嘴角还挂着一丝嘲讽的微笑。

  龙庚寅的每次猛袭,虽能迫使暗影巫师柳生归藏步步后退,但其自身也被狂暴的反噬之力震得身躯剧颤。

  他手掌虎口破裂,鲜血如泉涌般喷洒。

  即便龙庚寅紧咬牙关,仍能看到殷红的血丝从齿缝中渗出。

  反复的冲击已令他的五脏六腑深受重创……

  "在死亡的深渊中挣扎吧!

  龙庚寅毫无畏惧,全身的气焰犹如狂风巨浪,一波高过一波,持续冲击着柳生归藏。

  柳生归藏被迫不断后撤,脸色渐显凝重。

  "老家伙,你就不惧死亡吗?如此激进的攻击,你未能破开我的防护结界,反而先将自己的内脏震成了破碎的血肉……

  柳生归藏低语。

  然而,龙庚寅仿佛未闻此言。

  手中的林刀斩击愈发猛烈,疯狂地碾压着对手。

  终于,他抓住了一个时机。

  不顾一切地扑向柳生归藏,林刀裹挟着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挥斩而下。

  柳生归藏用磨损严重的魔导太刀抵挡。

  "咔嚓!

  清脆的断裂声响起。

  柳生归藏的太刀应声断为两截。

  而龙庚寅的林刀,威势不减,无情地镇压下来。

  恐怖的刀光硬生生斩向柳生归藏的头颅。

  柳生归藏面色大变,拼尽全力闪避。

  但依旧慢了一步。

  一只鲜血淋漓的耳朵飞离了他的头颅。

  刀光继续扫荡,于柳生归藏的肩膀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涌出,染红了他的半边身躯。

  他愣住,几乎陷入疯狂。

  自出道以来,从未遭受过如此重创。

  然而今日……

  "老家伙,你给我去死!

  柳生归藏怒不可遏,不顾肩部的刀伤,迅速向前迈步。

  一双铁拳毫不犹豫地轰出。

  "嘭!

  此刻的龙庚寅已无力还击。

  之前的连续冲击和反噬,早已将他的双臂骨骼和五脏六腑震成血肉模糊。

  如今能勉强站立,已是奇迹。

  若非胸中那口气支撑,他早该倒在地上了。

  "嘭!

  柳生归藏的铁拳轰击,龙庚寅瞬间被击飞。

  胸膛塌陷,破碎的肋骨穿透血肉,从胸口刺出。

  破碎的内脏从他的嘴中不断涌出……

  他的眼神逐渐空洞,失去了光彩。

  然而,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老夫一生驰骋战场,死于此,胜过病榻老死,足矣!

  柳生归藏站在原地,耳畔和肩头的鲜血沿着身体滑落,景象骇人。

  他的目光紧紧锁住龙庚寅的遗体,思绪在神秘的维度中飘荡。

  藤木苍空穿越了魔法屏障而来。

  “师父,他……他已经逝去了!”

  柳生归藏转头,瞥见藤木苍空胸前那道恐怖的魔痕。

  他低声道,“若非命运逼迫,我绝不希望与华夏为敌。华夏之人,就算明知是死亡的深渊,他们依然无畏地冲上前,只为在生命的尽头,狠狠地噬你一口,从你的灵魂中撕下一片炽热的血肉……”

  藤木苍空沉默不语,但内心深处,那个即将消散的恶魔阴影此刻正悄然重组。

  “走吧!”

  柳生归藏开口。

  然而刚迈一步,他又骤然停下,足尖轻点,青石地板瞬间破碎如蛛网。

  “虽然华夏不可轻易挑衅,但现在既然已经交锋,便无退路可言,不是他陨落,便是我灭亡!”

  话毕,柳生归藏手中忽然闪烁起火焰飞镖。

  “嗤!”

  火光飞镖刺入龙庚寅曾居住的木质塔楼支柱。

  片刻后,飞镖爆炸,烈焰升腾,将整座塔楼化为火的海洋。

  十分钟之后。

  断臂重伤的龙管仞疾驰而来,却被熊熊烈火阻隔在外。

  他身旁,龙牙小队的成员竭力压制着他。

  龙管仞挣扎着,伤口再次裂开。

  这位七尺男儿,手臂被残酷地折断,即使后来拒绝麻醉以保持清醒,他也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没有皱一下眉,更未流下一滴泪。

  而现在,他却像孩童般痛哭……

  “爷爷……爷爷……”

  龙管仞撕心裂肺的呼唤响彻夜空,回荡在整个皇城。

  ……

  青南市,青南学院魔法医院。

  “青南市的法师界竟有如此强者,连我的弟子都敢无视了吗?”

  愤怒的声音在林向北的办公室门外猛然炸裂。

  同时,一个满面怒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双手负后。

  张浩雄和李伟才一见到来人,头皮一阵发麻。

  “汤老,您怎么亲自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声,那样我们就能……”

  二人强装笑脸凑近,开口道歉。

  “能做什么?能掩盖真相,让我疼爱的弟子惨遭毒手?”

  门口的老者脾气暴躁,声音如同雷霆。

  房间内,被林向北肩部重击的柯秀妍听见声音,紧绷的心弦瞬间松弛,脸上掠过一丝得意。

  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幸亏在来之前特意邀请师父从皇城赶来,为自己撑腰助威,以便未来能在青南市崭露头角。

  原本,师父并不打算来,但在柯秀妍的再三恳求下,他终于答应了……

  未曾料到,今日竟会遭遇此等奇遇,可谓时机之巧,无以复加矣。

  柯秀妍挣扎着从魔法尘土中站起,不顾身上的血迹斑斑,步履蹒跚地向门口的传送门走去。林向北则静立一旁,未加阻拦。

  “导师,您这等高人可要为弟子主持公道啊。我千里迢迢自京都的魔法学院来此青南市的小型疗愈所担任副司药,乃是看重他们的面子,给予荣光。他们却毫不领情,分配给我的工作间还不如一名学徒的,我只是请求换个位置而已。他们不答应也就罢了,竟……竟敢动手相向,我的随行之人为了保护我,一个个被他们重创。甚至连我自己也没能逃脱,我提起您的名字,但他们……他们根本不屑于顾及您的威严。尤其是那个林家小子,竟狂妄宣称,若您出面,他们连您也会一同对付。这口气,若是不吐,导师啊,您的名号——皇家医师,往后只怕会成为笑柄……”

  柯秀妍煽动人心的言辞,确是巧妙至极。几句言语,黑白颠倒,本是她率人强占他人之地,反被打伤,现在却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这话落入门口老者的耳中,愤怒犹如烈火升腾。就连站在他面前的张浩雄和李伟才也为之头疼,心中恐惧倍增。他们明知柯秀妍所言非实,却不敢辩驳。眼前这位汤老显然更信赖他的徒弟。此时反驳,岂非与柯秀妍联手欺人,岂非在汤老心中添柴加火?

  张浩雄咬紧牙关,躬身道:“汤老,您放心,此事我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

  “答案?”柯秀妍尚未等汤老回应,便怒气冲冲地一瘸一拐走来,“我现在就要答案!若不严惩那些伤人者,此事绝不会罢休!”

  话音刚落,孟建强挺身而出,高声道:“汤老,今日之事,全怪我一人,我认了。柯副司药的工作室是我安排的,她提出更换,我反对,还有她带来的人受的伤,也是我授意所致。这一切过错,都在我,请您处罚,无论什么决定,我都没有异议!”

  孟建强的声音响亮,引来全场的瞩目。他是以礼还礼,刚才林向北为他解围,他也明白林向北背景深厚。如今主动揽过罪责,将林向北动手的事归咎于自己,如此一来,林向北的罪责就减轻了许多……

  在这个神秘的学院里,林向北是一名隶属于医疗巫师团的年轻助手,而他自己,早已觊觎着首席医师的宝座。命令这样的助手动手,在这个魔法与权谋交织的世界中,似乎也并非不合理的安排。

  因此,一切的因果他已经了然于胸。

  而且,孟建强心中自有打算。

  今日,面对令李伟才、张浩雄和林向北三位大法师困扰的棘手事件,他这个无名小卒挺身而出,化解了他们的困境。他们绝不会让他承受过于难堪的后果,必定会保全他。

  而他此刻的屈辱,难道不是为他日后的辉煌铺路吗?

  “啪!”

  孟建强话音未落,柯秀妍已疾步上前,用完好无损的手臂,狠狠地甩了他一记耳光,指甲刮出几道血痕。

  “你少在这胡言乱语,你虽是首席,却无法驾驭那个小助手。所有暴力之事,皆是那位林助手所为,师父,你不能放过他。你们也别妄图为他开脱,我警告你们,若今日林某人不死,我柯秀妍绝不罢休!”

  孟建强低头沉默,即便挨打,对方的师父尚在,他也不敢反驳。

  正当张浩雄等人觉得事态愈发棘手时,一直默不作声的林向北突然挺身而出。

  他猛地一脚踢向柯秀妍的心窝,肥胖的身躯瞬间如炮弹般飞出,撞翻了一排魔法材料架才停下,尖锐的惨叫声刺破空气。

  “师父,您瞧瞧...您亲自来了,他还敢对我动手,真是不知死活...”

  柯秀妍尖叫着。

  此刻,无论是孟建强、张浩雄还是李伟才,都头疼不已。林少太过冲动,怎能再动手呢?

  就算刚才孟建强挨打,也只是为了平息柯秀妍的怒火罢了。如今再次动手,情况将难以预料

  他们三人已经准备好迎接汤老即将到来的雷霆之怒,低垂着头,不敢出声。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办公室内除了柯秀妍的嘶吼,汤老却一言不发,静立在前。

  张浩雄三人感到异样。毕竟,汤老刚出现时已是怒火中烧,如今目睹这场景,他怎能忍受?

  他们小心翼翼地抬眼望去,却见到了比中得魔力彩票更令人震惊的一幕。

  刚才还怒气冲冲的汤老,此刻脸上挤出笑容,急匆匆朝林向北走去。

  “林少爷,原来是您...”

  这句话虽短,却如同巨龙的咆哮,在张浩雄、李伟才、孟建强,甚至柯秀妍心中掀起了滔天骇浪。

  这简直是颠覆一切的认知

  老贤者汤瓯正,来自神秘的京都,是一位公认的魔法医师,如今却在林向北面前谦逊得如同门徒……

  最震惊的莫过于柯秀妍。

  她深知自己导师的脾性。

  早在她二十多岁大学毕业后,便拜汤瓯正为师学习魔法医药。

  转眼间,二十多个春秋已过。

  在汤瓯正心中,她几乎被视为亲生女儿。

  别说她受到伤害,就算只是一点职场上的委屈,汤瓯正也会毫不犹豫地为她伸张正义。

  然而此刻,这一切让她困惑不已,思绪如遭雷击般停滞。

  林向北的目光也转向汤瓯正。

  自那次神奇的针灸麻醉和青家的事件后,汤瓯正对他敬畏如神。

  连号称魔法医学圣地的青家都对他恭敬有加,何况是汤瓯正?

  更何况,汤瓯正能获准进入青家进修,全赖他的孙女汤羽瑶的庇荫。

  这在以前,是汤瓯正做梦都不敢想的荣耀。

  青家的医术,从不外传,犹如禁咒一般。

  自那时起,在汤瓯正心中,尽管林向北年纪轻于他,却已成为他无比崇敬的人物。

  此刻。

  原本看到爱徒受辱,他怒火中烧。

  但看清施暴者是林向北时,他积聚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

  "师父……您没糊涂吧,这小子……林向北,他……他只是校医院的小助手,您……您怎能……

  柯秀妍话未说完,汤瓯正严厉地打断了她。

  "住嘴,林少爷岂是你能直呼其名的?

  向林少爷道歉,跪下,磕头,认错!

  汤瓯正瞪大眼睛,如同一头愤怒的老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goiiz.com。海棠书屋手机版:https://m.goiiz.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